昨日下午,律师赵文讲躺在病床上,目光有些涣散,耳朵里还有不少血迹。在医生的引导下终于含糊地念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5月29日,他作为云南信腾工程机械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信腾公司)的代理人去马街派出所调解一起民事纠纷,却意外摔伤头部,导致颅内出血,致伤他的竟是对方当事人。而在场民警表示,赵文讲受伤的主要原因是他曾手持砖块,与对方发生冲突所致。

纠纷买卖装载机引双方矛盾

早在两年前,昭通鲁甸的张洪明就通过信腾公司购买装载机,但交了预付款后,张洪明就一直拖着12万余元的尾款未付。

去年4月,信腾公司派人到鲁甸张家开装载机,结果不慎撞到了张洪明新建的房屋,装载机也受损。为此双方起了冲突,后在当地派出所调解下,双方协商同意信腾公司对房屋和机器损坏一次性赔偿张家25万元。

出人意料的是,同年11月份,信腾公司将张家父子告到了西山区人民法院,要求拿回装载机所有权。该公司胜诉后,张家不服再次上诉,结果败诉。

今年5月13日,因信腾公司未履行赔偿协议,张洪明便邀约着家属到该公司讨要说法。之后几日,双方多次发生争执。

5月20日,张洪明带着四五个人突然又来到公司。“他们扬言,如果不给钱解决此事就不走了。”信腾公司一工作人员说,此后这几人便在公司里接连住了三四天,期间与公司员工发生多次争执。

由于害怕对方做出过激的事情,信腾公司只好请民警介入。民警建议双方于5月29日到马街派出所调解室协商解决此事。

调解冲突中律师遭掀起双脚摔伤

5月29日9时,双方来到马街派出所大门外的派出所调解室自行协商,赵文讲作为信腾公司的代理律师,也一同来到调解现场。调解中,双方因分歧较大,多次发生争吵。

>直至12时许,仍旧没得出结果。信腾公司副总刁灵及赵文讲见无法继续协商,准备离开派出所。这时候,张洪明一家七八名家属连忙追了过去,挡住赵文讲等人的去路,并表示要跟随他们回公司找领导。期间双方发生了肢体拉扯。

当事双方在派出所大门口起纷争,闻讯赶来的民警连忙进行制止,可就当所有人将目光停留在大门处的纠纷时,赵文讲不知为何独自转身走进了派出所院子里,而张洪明的弟弟和儿子也紧跟着他进了院内。

从警方提供的监控视频记者看到,12时30分38秒,赵文讲进到派出所院子里,并将原本单肩挎着的包调整为斜挎状,边走便四处张望着什么。张洪明的弟弟、儿子紧跟在他身后,之后3人均走出了监控所能拍摄的范围。

一分钟后,当3人再次回到监控画面里时,他们已经扭打在了一起。“赵文讲手里拿着一块砖头,张洪明的弟弟勒着赵的脖子,其儿子弯腰抢夺赵手里的砖块。”办案民警李世剑介绍,3人扭打时,张洪明见状后也冲进院子里,一把抬起了赵文讲的双脚,就在其双脚离地的瞬间,原本抬着赵文讲头部的人突然放开双手,导致赵文讲头先着地。

民警

事发时该律师曾手拿砖头

“这个过程也就七八秒钟,当时民警正在大门口劝解纠纷,听到院子里的吵声跑进去时,赵文讲已经躺在了地上,看到张洪明拖着赵的脚移动了位置。”李世剑说,民警见状,当场控制住了张洪明等人。

李世剑介绍,事发后警方查看了监控录像,发现矛盾激化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赵文讲手里的那块砖头。“赵文讲走进院子里的举动像是要找什么东西,而张家两人也仅是想要跟着他,看看对方要去哪里,也并非有意要打人。”李世剑说。

李世剑介绍,当时因看到赵文讲手里拿着砖头,民警便要求其出示证件,查看其所属的律师事务所,并将此事通知给律师协会。“查看伤者证件时,他意识还算清醒,我们本打算查明证件后就返还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躺在地上的赵文讲伤情突然加重,全身不停抽搐,于是派出所便拨打了120,之后他被送到医院治疗。所以至今,他的律师证仍留在了派出所。”

警方表示,因赵文讲的伤情鉴定报告还未出来,警方暂未对张洪明等人进行人身限制,一旦有了结果,视伤情等级依法追究张洪明等人的法律责任。

惠律师是赵文讲在唯真律师事务所的同事。她告诉记者,事发当天8时,赵文讲就去了马街派出所帮助代理的公司调解此事。当日14时30分许,事务所接到信腾公司打来的电话,才知道赵文讲受伤了。“我们去西山区人民医院看到,他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神志不清了,耳朵在出血,也来不及问是发生了什么事,先治疗要紧。”惠律师说。

唯真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毕春明证实,当天赵文讲的律师从业资格证曾被派出所民警不知因何原因收走。他表示事务所已经向司法、行政、主管部门及政法委和律师协会通报此事,希望得到合理的处理。

家属

律师颅骨骨折短暂失忆

病房里,赵文讲的母亲杨女士坐在病床旁抹着眼泪。经历了一天的提心吊胆后,她于30日下午四时才在昆华医院的普通病房见到了自己的儿子。

此前,赵文讲一直住在重症监护病房接受治疗,5月30日他从昏迷中醒来,认出了自己的亲人,恢复了神智。但对受伤前发生的一切却都不记得。记者看到,赵文讲当天所穿的衬衫上有多道十几厘米长的裂痕,尚无法断定是如何造成的。

“医生说,他有些失忆,所以想不起来发生过的事情,语言功能也受到了影响。”赵文讲的姐夫杨先生说,赵文讲后脑勺受到损伤,导致颅内骨折,颅内出血,从而引发了短暂失忆。

杨女士说,事发当天下午自己从曲靖东山赶到昆明,当时,儿子因病情危急,从西山区人民医院转到了昆华医院接受治疗。在西山区人民医院医生所写的病历上称,赵文讲“颞骨骨折,枕部硬膜破碎。”赵文讲的妻子钱女士也曾接到了医院开具的病危通知书,“医生说,幸好送来的及时,否则人可能救不过来了。”

目前,赵文讲颅内出血已被控制,所以暂时不用做手术,正在进一步观察。

.